首頁 > 文章 > 一对情侣91天回国路:被捅50多次 花20万 结果还阳了

一对情侣91天回国路:被捅50多次 花20万 结果还阳了

MEhomeAI 2022-06-30 8

转载于: 加新网CACnews.ca| 2022-6-30 14:05 |来自: 观象台
 

近日,广东、天津等地都对入境人员管控措施进行了调整,实施“7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+3天居家健康监测”。几乎与此同时,国家第九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开始落地执行,与以往方案相比,“更加提高疫情防控的科学性、精准性”。

 

这则消息让周雨想起她从柬埔寨回到无锡的漫长旅程。“鼻孔大概被捅了50次不止,两人花了接近20万,这么多钱已来不及心痛了”。从回国机票一票难求,到之后的不断隔离;从核酸检测被查出阳性送往医院,再到途经华东某市,她和男友整整经历了91天。

 

密密麻麻的核酸检测记录。

 

对于他们这样在柬埔寨的中国人来说,除了一票难求外,还有人花五六万买的高价机票也被取消。而随着疫情缓解及中柬合作的加强,停航许久的航班不断复航,想回国的人们也终于得以顺利起飞。

 

滞留曼谷的35天

 

“90后”周雨是无锡人,从江苏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后,一度从事小额贷款工作。2018年,柬埔寨最大的海港西哈努克港掀起开发热潮,国内不少商人前往淘金。当时,无锡一家比较大的民营企业也在西港投资了项目,于是周雨等人前往柬埔寨旅游同时进行考察。

 

2020年,周雨和男友李杰前往柬埔寨首都金边买了5套公寓,首付一共20多万,每月按揭3万多元。几个月后,经反复考虑他们选择全部断供,“买的期房快交房了,但是租金很低,所以几套房子都全部不要了”。随后,他们在金边开了一个小吃店,生意尚可。去年,又开起了一个小酒吧。

 

去年,柬埔寨疫情严峻,输入国内确诊病例逐渐增多,6月底时,几乎每天都有从柬埔寨输入中国的确诊患者。据报道,去年7月初,出现柬埔寨回国每周仅有2个航班的情况,稀少的航班加上黄牛党的层层加价,机票黑市价一度达到每张五六万。有人买了一张6万多的机票打算回国,由于核酸检测阳性没走成,机票作废,不久后又重新买了一张6万多的机票回国。另有公开报道称,由于几乎没有航班执飞,柬埔寨有的航空公司几个月没有发放工资,甚至有一家航空公司接近破产。

 

 

从柬埔寨回国的机票,有中介报价高达每张五六万人民币。

 

想要回国的人中,有人花费10万元,历时四个月,横跨三个国家,翻越了两座大山,穿过原始丛林,最后通过偷渡的非法手段回到故土;亦有人怀着六七个月身孕,想回国却一次又一次被滞留;甚至有人生病后因机票太贵无法回国,又因当地医疗条件太差,得不到很好的救治,死在了柬埔寨。

 

今年年初,泰国疫情管控刚刚解封不久,周雨和男友通过一家旅行社订了1月6日的航班,和很多人一起选择从曼谷中转回国,每人13800元费用,包括代办签证手续等。

 

飞机顺利抵达曼谷后,他们在第一周隔离期间就买了核酸检测的试剂不断检测,知道检测结果没问题,才订了回国的机票。但是按照要求,需要居住28天拿到绿码才能登机。于是,他们花4000元租了一间公寓暂住下来。

 

在泰国,除了害怕感染外,周雨和男友还算开心,他们认识了不少一起回国的人,大家经常相聚,还约着一起去夜市玩。“但不在室内吃东西,只能在露天,外出也离陌生人远一点”,李杰对《凤凰周刊》记者说,临走的第三次(也是最后一次)在医院做核酸检测时,一对小情侣中一人检测出阳性,两人抱头痛哭。

 

 

李杰等人闲暇之余在曼谷吃东西。

 

隔离结束当天:核酸检测突呈阳性

 

2月12日夜,华东某市的机场迎来了大量回国的人,周雨和李杰也在其中。他们需要前往嘉定的一家酒店集中隔离14天,房费每晚430元。周雨住在李杰的隔壁房间,但两人很难见面,大多数时候只能通过微信交流,一日三餐靠外面送。

 

2月27日上午,集中隔离期满,大家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酒店,但前台的工作人员突然说,需要再等一下。中午,工作人员说要等相关单位通知。到了下午,他们被告知,有人感染了,所有人都要求加做一次核酸检测。

 

第二天的结果让人意外:李杰被查出了阳性。“当时我有点感冒,出现流鼻涕和咳嗽症状,但没发烧,属于无症状感染。后来才知道,我左边和右边两个房间都有人感染了。当天,大约有十个左右被检测出阳性,其中部分都是从泰国来的”,李杰对《凤凰周刊》透露,彼时当地疫情尚未集中暴发,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无锡,心里很沮丧。

 

接下来,其他人继续在这家酒店待了3天,李杰则很快被转到金山公共卫生所去住院治疗。作为新冠肺炎病毒的密切接触者,周雨和住在这家酒店的人一样,被转移到另外一个酒店隔离14天。“为了避免交叉感染,一辆救护车只拉一个人,整整转了一个下午,不知道到底多少人”。

 

在陈家山的隔离酒店住了一周,又要到崇明岛另外一个酒店住下来观察7天,“这个酒店比较贵,每天700元。”周雨说。

 

3月17日,按理说,已经隔离14天的周雨回无锡后就不需要隔离了。但因为彼时无锡疫情发生变化,对外来人员必须隔离,于是,她又居家隔离了14天。

 

到了4月1日,周雨本来可以自由了,但无锡暴发疫情,多个区开始封区,只能在家继续待7天。

 

“这样一来,从金边出发到解除所有隔离,一共花了91天。”周雨告诉《凤凰周刊》。

 

 

不断被隔离的周雨自称瘦了8斤。

 

而在金山公共卫生所接受治疗的李杰,症状很轻,有点咳嗽,却需要“每天用碘伏不断洗鼻孔,把可能的病毒冲掉,吃点维生素C和连花清瘟颗粒”。他说,当时一个6岁的台湾小女孩检测出阳性,一起被送到医院,和其他孩子住在一起。两天后,这个小女孩的姐姐和父母,也陆续呈现阳性,被送到金山卫生中心。医务人员对这个小女孩非常关心,但等到她的姐姐和父亲先离开医院后,妈妈才被允许和小女孩住在一起。

 

 

六岁的小孩核酸检测结果显示阳性,只能离开妈妈送往医院。

 

用口罩过滤咖啡豆喝

 

李杰3月13日出院后,按照规定,需要重新找酒店隔离14天,但是新冠肺炎康复标准第九版新规出来,其要求放宽,所以只隔离了10天。

 

3月23日左右,当地媒体公布的感染人数一天只有几百人,疫情还没大面积暴发,但是火车票难买,回无锡还要被隔离14天。于是李杰找了一个民宿酒店,“想待10来天,这样就可以省去在无锡重新被隔离的时间”。

 

没想到,他一待就是37天。

 

接下来,当地感染人数爆发式增长,疫情防控政策也较之前更加严格。李杰发现,先是吃的东西开始紧缺,外卖也难点到,甚至晚几分钟就无法下单。“我早上调好6点45分的闹钟起床,6点50分开始下单,基本抢不到,后来就慢慢放弃了”,李杰说,那之后,他和所有市民一样,依靠小区团长,大家合起来凑满50份或100份的去团购。

 

他慢慢发现,不是柴米油盐等用品短缺,而是运力极度匮乏。比如卖包子的人,不能一个一个卖,要大家团购,送一千个来。从4月1日到4月10日,他开始慌了——库存的东西只够他一个人吃六天。有一次,他连续点了7份炒饭,28块一份,“平常十多块钱一份的盒饭,涨到48块,正常价格的二三倍,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花200多块饭钱,一个月吃了七八千块钱。”

 

李杰所住的巷子在4月12日左右被判定低风险,偶尔可以外出。他到市区跑步,空空没人。经常和他聊天的老头对他戏称,别人都不敢耗费能量,你还跑步?

 

 

拿到居委会开的出门证才可以回家。

 

很快,巷子里一个80多岁的老人感染了,巷子变成了防控区。李杰记得,其中一户,下午两点都放交响乐;还有一个50多岁的歌剧院演员,经常叼着烟斗用唱腔优雅地高喊:快出来做核酸了!平常很喜欢喝酒的李杰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外卖小哥,请他帮忙买了几瓶黄酒、啤酒、红酒带了回来。还有一次,他找到一个咖啡店主买了一包咖啡豆,因为家里没有滤纸,只得撕掉口罩,拿出一层过滤来喝。

 

 

被迫无奈,只能用口罩过滤咖啡喝。

 

李杰至今清晰地记得,自己从下飞机到隔离的所有酒店房间,一般只有10多平方米,窗户只能打开六七公分宽,他把鼻子和嘴巴凑到窗边,深深呼吸一下,心里想着“无论从健康还是获得自由的角度,都一定要做合法公民”。

 

女友周雨担心他抑郁,4月20日赶到华东某市陪他。4月30日,两人签了承诺书,拿着“放行条”返回无锡。这意味着,李杰从金边回到无锡,整整花了119天。

 

而因为没抢到回无锡的火车票,他们只得包了一辆汽车回家。李杰说,虽然他很喜欢他被隔离的这座城市,但这里的生活他已经深入体验过,这辈子都不想再去了。

 

如今,柬埔寨疫情清零已有一个多月,许多城市疫情也得以控制,中国民航局调整复航计划,国内外执飞航班有所增加。回国机票已出现盈余现象。据《凤凰周刊》不完全统计,目前开通柬埔寨回国航班的,至少有8家航空公司,落地广州、郑州、深圳、昆明等地。

 

回国航班票价也从之前的两三万降到目前的1万多,而金边到香港的航班更以最低票价3300人民币左右打底,原本疲于抢票的人们也似乎开始占据主动权。

 

 

正常情况下,一千多的机票卖到接近二万。

 

李杰和周雨计划回到柬埔寨,继续他们的生意。

 

(感谢柬埔寨头条的支持,文中李杰和周雨均为化名)

 

 

免责声明:本网转载的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。本网并未独立核实其内容真实性,文章也不代表本网立场。如文章有侵权问题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。联系邮箱:info@mehome.com

Tags: 华人 柬埔寨 回国
0